香水美文 | 余音绕梁(舒复联) 2018年第2期(八)

2018-08-21 08:19:07 / 打印

《水镜文艺》2018年第2期(八)

音频世界妙趣横生,其中的收音机广播更是影响了两三代人。在上个世纪物质和文化生活匮乏时期,它犹如缕缕春风阵阵甘霖,曾经慰籍乡村少不经事的孩童、勤扒苦做的劳力以及终身困守土地的翁媪。缝纫机、手表、自行车和收音机构成的“三转一响”,引领着七、八十年代生活的潮流,是维系百姓衣食住行乐的标配。

小村庄里六畜兴旺五谷丰登,缝纫机咔哒哒声、自行车叮铃铃声、收音机调频音色和极其微妙的手表嘀嗒声合成了历史转折中的发展音律。那时的乡村,不像现在经过一波波外出务工浪潮的冲刷显得萧条空寂,七八十年代每家每户都安贫乐道,和睦地相守一方家园,历经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是人气汇集和生产忙碌之所在。

新闻与报纸摘要、评书、相声、广播剧、天气预报、歌曲欣赏,一档档精彩纷呈的音频节目深入人心,让芸芸众生耳熟能详,是男女老少常想常新的伴侣。我记事时,文革刚刚结束,饱受禁锢的文化和经济逐渐放开手脚,家家户户墙壁上的有线广播盒子里极少传出大队干部安排开会的通知,人们听到的是转播的中央电台和地方台节目。渐渐地,农民售农产品手里有了余钱,砖头大小的收音机被请上了家家户户的神柜方桌,有线广播销声匿迹了,收音机唱起了主角。早中晚三顿饭时间,一家人或站或蹲或坐,边吃边听,任意调频选择节目,其乐融融;大人小孩坐在场院上屋檐下掰包谷粒,也要打开收音机解解乏提精神;晚上忙完农活和家务活,静享夏夜的清风明月、流萤蛙鸣,人们伴着收音机播报声音酣然入梦。农闲时节,庭院里编篾活的篾匠粗糙的手指间纤长的篾条轻盈地绕来绕去,竹筐竹篮即将成型;做木工的木匠锯出清香的板材刨成光洁的板面,锯末刨花簌簌落下。他们不仅两手不闲,耳朵也不停歇,窗台上静默的茶杯茶壶伴随收音机兀自天南海北地播报,农家小院显得和乐安稳。

过去劳动人识字不多,乡下报刊也是难得一见,唯有这收音机不受限制,人人都可以接受,听听就能心里明朗长长见识,不与时代脱节。人们从天气预报中了解到全国全省和襄阳的行政区划,从水文播报中知道了大江大河名称,从曲艺节目学到了剧种的划分及称谓。

大事小情、方针政策、社会动向、经典歌曲、传统评书吸引不同的听众,收音机堪称延续现代文明的神经末梢,是乡下人感知大千世界的宝贝助手。牙牙学语的娃娃一听到“小喇叭”节目,立刻被吸引过来,马上进入状态,辨声识韵,启蒙心智;学龄儿童则陶醉于“星星火炬”,跟着播报员学会了铿锵悦耳的普通话。中午黄金时段自然是老少咸宜的评书,大伙围坐在一块儿安静地扒拉着碗里的饭菜,不敢有别的响动,生怕漏掉某个细节,精彩绝伦的贯口真是说书人的绝活儿,一连气儿说上一长串拗口的词汇还不喘息,把评书说唱表演推向高潮极致。花甲老人评论说书人口中的忠臣良将、奸佞小人;叼着旱烟管赶牛饮水吃草的中年汉子,随手带上收音机听听早晚新闻;耕种劳作的青年男女不会错过收音机里的优美唱段、动听歌声,收工回家、赶集路上也不忘回顾回顾那些曲调或唱词,跟轻风流水应和着。

八一年夏天,中学阶段因成绩优异而跳级的哥哥高考失误,曾经被人们誉为十里八乡神童的他,当时郁郁寡欢,家人担心他会憋出个好歹,只见他每天怀抱着刚买的收音机,静静地躲在寝室里听数理化讲座,在低谷失落中,正是收音机给他充当了抚慰心灵的良师益友。十多天后,哥哥打起精神走进了南漳一中复读的教室课堂。二十岁那年,哥哥大学毕业成为当时最年轻的高中教师。

我求学时,大中专学生宿舍里,结构精巧的收音机放在枕边,陪伴一个个青春的面庞,徜徉在点歌台、有声小说和健康咨询、心理访谈的精彩氛围。课业之余,放松心境,调适神经,远离家人的求学生活因为收音机而变得充实多彩。那时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所以也就没有彻夜网游聊天的颓废现象。课余时光好打发,无线电波传出的都是清新健康的声讯节目,绝对不会有精神垃圾污染心灵。那算是很单纯也很上进的学生时代。

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直至新世纪之初,收录机、袖珍式收音机更新换代,电视机取代了收音机在家庭生活的位置,但是收音机也并没有远去。车载式收音机让司乘人员随时掌控交通和天气变化,流行歌曲、社会八卦、诙谐幽默、轻松一刻让旅途不再乏味。

眼下的智能手机也附带有收音机的功能。戴上耳机,妙语连珠的节目就会为您解压排忧,听众依然兴趣盎然。只是,身边少了那么多一起分享和夸赞的人。流金的岁月已然逝去,青葱的记忆涌上心头,伴着我们度过年少时光的那些声音,总是回响在耳边,余音缭绕。

(作者舒复联,南漳县徐庶庙小学教师,多次在“水镜杯”文学大赛获奖)

编辑:赵丽

精彩内容